也确实是李善

作者: 影视推荐  发布:2019-10-08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写评前扫了眼前几篇 都是在说校园暴力 对 这是校园暴力 然于我 更想归为共鸣与反思 而非旁观者观感的暴力事件 记得看过一个人说人之初 性本恶 小时世界即证明一切 真实残酷 性格恶劣 虽很不想承认 但我的小学生活就是非常像李善 不是光芒万丈的宝拉 虽然当时学习不错 小有资本 但内心自卑感是有的 而这一资本也成为了掩饰 这部电影才令我知道 哦 原来每个班级都这样的 不只我 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我将其归为情商成长的不同导致 宝拉明显要比李善成熟 懂得如何挑拨 如何拉拢 如何辩解 李善单纯得可以一眼见底 即使是智妍也比她会做人 她很多事情处理也不到位 不大会安慰人 不会寻找话题 也不会接话 每次看她都看到无时无刻不在尴尬的自己 别人回答我的话 会庆幸 说对一句 生活环境以及家人导致 “输在起跑线” 跨入小学的第一天即决定不同 总想融入到“”高级“”圈子 偷偷观察 悄悄听她们的流言蜚语 明知不会被接纳 仍想知道那些人在干嘛 她们的新闻可能除了当事人我最清楚 如若她们跟我示好 我会暗自庆幸 不自主说有的没的 吸引对方 渴望得到认同 所以我认为李善最开始告诉宝拉智妍的种种并不一定是对她怀恨故意使坏 只是她知道宝拉哭是跟智妍相关 情不自禁会说其相关事情 当然 这其中宝拉有没有暗示 有没有引导就不得而知 但不管怎样 她自身的惶恐导致了很多秘密被公之于众 其实李善的想法跟宝拉的跟班朋友们的想法一样 这个群体很风光闪耀 成为这里的一员会显得自己也特别厉害 不得不承认 即使是现在的我 若回到小学 有那么个群体抛给我橄榄枝 即使表面装得不屑 即使知道她们人品不好 还是会同意成为一员 可能会有其他朋友 跟这个团体不远不近 但它的接纳 这个诱惑 是巨大的 不知道这样比喻对不对 已知上流社会风流奢靡 虽有清流但大多花钱流水 互相攀比 但如果这个排外的阶层真心邀你加入 真的会打心眼里说不吗? 可能会唾弃且又感到一种莫名的骄傲吧 所以智妍加入宝拉群体后学会了撒谎挑事 这是该群体的缺点 但她仍然想生存在那里 便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来交换
7763.com永利皇宫,    若是现在的我 会怎么做? 圈子不同不要强融 宝拉团体颜高 家境不错 学习好 跟李善完全相反 她没有任何的优势能让她们青眼相看 又怎可能被接纳 她对朋友真诚是没有吸引力的 一来那个团体需要更多的是会传播挑事 二来 李善的不会说话淹没掉这一优点 换句话说 李善先天后天资本都没有 加入就是痴人说梦 智妍进入那个团体也是很合情合理 她除了父母离婚这一“”缺点“”近乎完美 物以类聚 她自然要找同阶层的人 认识一个同阶层的 抛弃掉低阶层的也很正常 所以 小学生的世界就是真实的社会 只不过更加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欲望
    也看到有人说 都是这么过来的 没什么大不了 确实宝拉是少数 童年这段对我有影响吗?我认为是有的 它或许是造成我性格里孤傲的部分原因 你不接纳我我也不渴求 自己照样可以建立其它团体 我猜测也可能有的人学会了察言观色 有的始终缺乏自信 种种可能 但必影响了未来性格 能规避吗?我认为不能 老师家长能介入但不能完全阻止 一是孩子不一定会说 不是所有老师家长都有耐心与能力劝导孩子谈心 孩子也天生对大人带有一定的不信任 即使孩子说出来 大人的理论 他们是无法全部理解的 譬如弟弟 他大度 但最好的方法难道不是原离那位朋友吗? 但他不觉得有必要 即使姐姐妈妈都给他分析过 二是这些事情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是常规 是必然性 优胜劣汰 资源抢占 就是这样粗鲁野蛮 所以只能降低 无法避免
    另外看到有短评说认为电影巧合过多过于戏剧性 我倒认为是把小学遇见的一切都符号化表现出来 可能是评论的人没有这么共鸣 我看片子的全过程没有认为哪里有不自然 当然 如若智妍没有“”离婚“”这事儿 大部分人也不会有这事儿 那么波折就少很多 冲突也要减小 但戏剧就是要凸出矛盾 加上这点我也并不认为怎样 即使没有这点 她身上的任何一个可能被认为是缺点的“缺点”都将会被放大 用来被其他人做文章 智妍说李善父亲嗜酒成性不就是夸大其词?因为她找不到其它“缺点”进行反击了
    最后 想规避 除了让自己本身更强 不屑于跟这些人交往 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更高的圈子以外 就应该是眼界放高 其实 多大点儿事儿? 有指甲油就是有钱 借你涂就要激动不已 智妍父母离婚 母亲不在国外这么“大”的秘密 被她奶奶在闲聊中随意说出来 所以 到底多大点儿事儿? 只有自己不在意 才真正跳出了整个圈子
    刚看完电影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 有点乱有点激进 先说声抱歉

本文由7763.com永利皇宫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也确实是李善

关键词:

上一篇:什么叫无奈
下一篇:没有了